适合共读年龄:5岁 - 8岁, 适合共读年龄:6岁 - 9岁, 小学生读物分享

读林世仁《字字小宇宙》

文/郭史光宏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副会长

对许多小学生来说,学习汉字是件苦差。笔画多、字形杂、读音繁,兼有多音多义、形似谐音之众多难点,学起来不像abc般简单。然而,这些难点恰恰也是其特色与魅力所在。一个汉字既可以是一幅画,也可以是一种心情,还可以是一段故事。学生对汉字是爱是恨,往往取决于他以什么方式遇见汉字。林世仁先生的《字字小宇宙》正是一部引领小朋友亲近汉字、爱上汉字的绝佳作品。

首先,这是一本汉字书。书中的57首童诗,围绕着70个主题字展开,用林世仁先生的话来说,就是“为一个字献上一首诗”。每一首诗,都起于某个汉字形音义上的特点,却又不止于此,而能赋予更大的想象空间。比如“闷”,作者这样来写:

想出去吹风的心,/想在蓝天下奔跑的心,/想在草地上蹦蹦跳跳的心,/一旦被关在门里头,/就会闷掉!/就会呆掉!/就会霉掉了呢!/谁要一颗发霉的心呢?/“叩叩叩——开开门!”/让心出去玩吧!/去闻花香,/去玩水,去呼吸新鲜的空气!

寥寥几笔,就从“心”在“门”中的形态,写到苦闷烦闷的心情,写出对自由自在的向往。一个“闷”字,于是成了一种心情、一种想象、一个故事。

此外,这是一本童诗集。首首字的小诗并没有因汉字知识而流于说教,巧妙结合汉字特点之余,充分表现出童诗的童趣、节奏、创意,甚至哲思。比如“岩”,看着这个字,你联想到什么?作者这样来写:

哇,一座山从天上掉下来!/“别怕别怕,有我石头顶着呢!”/石头顶山?/怎么可能?/那不是小蚂蚁顶大铁球吗?/“怎么不可能?/瞧,我不就扎扎实实顶了它五百年!”/哇!石头大哥,您真厉害!/请问——您贵姓大名?/“哈哈哈!在下石猴子,孙悟空是也!/嗯……/可不可以麻烦你转告唐三藏——/请他快一点儿来呀?”

简简单单一个“山”和“石”组成的字,在丰富想象与生花妙笔下竟能引出《西游记》的经典故事。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真是趣味横生,妙不可言。

最后,这是一本“书”。书中的首首童诗原本以连载的形式于周刊发表。积累了几年,终于要“重新整队,编成漂亮队形”,以书的形式出版。作为一本书,其中至少有两处“设计”值得玩味:插图和“字的悄悄话”。

本书插画者有五位,梦幻、简约、稚拙、水墨……风格各异而又不显突兀,与诗歌意境相得益彰,是本书一大亮点。“字的悄悄话”则附于每首小诗之末,时而补充时而延伸,时而追问时而激疑,起画龙点睛之效。比如“晶”的悄悄话:“诗里的三种太阳(朝阳、艳阳、夕阳)连起来就是一天,三种日子(昨日、今日、明日)穿起来便是一生。不管是一天或一生,我都祝福大家过得亮晶晶。”

林世仁先生是我非常喜爱的儿童文学作家之一,其作品往往创意无穷、新意迭出,更难得的是兼具汉字母语之美,让人读着读着就感受到浓浓的语言文字香味。“字的小诗”系列还有其他两本:《字字看心情》《字字有意思》。若对童诗感兴趣,还可找来《谁在床下养了一朵云》《文字森林海》和《古灵精怪动物园》这三本个性十足的童诗集,世仁先生的奇思妙想从来不会让人失望。

“用看的,汉字就有形象,汉字的相貌就千姿百态!很多汉字看着便像是一道风景——甚至是挂在墙上的风景画。全世界大概只有汉字,可以写一个字挂在墙上,既是艺术品,又是修身养性的提醒。”

台湾儿童文学作家林世仁

**已获得本文作者授权转载

小学生读物分享

读邹凡凡《莫奈与印象派》

文/郭史光宏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副会长

真正写给孩子的名人传——

市面上写给儿童的人物传记,大部分不是堆砌史料以致枯燥乏味,就是道德先行以致虚伪失真,真正深入浅出而又生动活泼的杰作可谓凤毛麟角。这也难怪,撰写人物传记不像创作童话小说,作家除了妙笔生花,还得学问渊博。只有深度把握历史脉络,自在出入传主生平,再以儿童喜闻乐见的笔触潇洒表达,才能写出面向儿童的一流人物传记。

我一直在寻找,寻找符合上述标准的人物传记,直到遇见邹凡凡的“写给孩子的名人传”系列之《莫奈与印象派》。一路阅读,一路惊叹,时而浮想联翩,时而忍俊不禁。合上书本之际,我知道,我找到了。

故事从1874年开始讲起,当时美术界仍是学院派的天下,印象派只能靠边站。学院派?印象派?两者有何区别?对于学院派,作家如此形容:“画面要像刚喷过漆的车壳一样光滑平整,人物要像神仙一样完美无缺,题材最好是宗教、历史或者肖像,如果气势宏大,能充分体现法兰西英雄气概的话,加分!”多么形象,多么具体。

对于印象派,她这么描述:“印象派强调景物的精华、瞬间的感觉,而不是细节。画一棵树,他们想表现出春意融融,树木又茂盛又高大,让人心里很高兴,而不在乎它每片叶子怎么长的、树干上有多少个疤。”三言两语就把抽象朦胧的画风准确道出。不仅如此,作品还适时穿插了小游戏,让读者从几幅画中挑出印象派的画作,现学现用。

面对专业知识与久远历史上的难点,作者并未选择回避,反而迎难而上,以生动活泼的比喻和讲述,向儿童读者娓娓道来。作品中,随着故事的推进,作家穿插了大量与内容息息相关的漫画,让人捧腹之余也加深了理解。作家还巧妙设计了“番外篇”“小知识”和“小游戏”的板块,一方面对各种知识点作深入浅出的科普,另一方面与读者进行有趣的纸上互动。

从这一系列作品的书名还可看出作家的雄心壮志。《达·芬奇与文艺复兴》《牛顿与启蒙时代》《哥伦布与大航海时代》……作家要写的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和他们所构成的激动人心的大时代。换句话说,读《莫奈与印象派》,我们收获的不只是莫奈的生平,还通过莫奈了解了印象派在美术史上的兴衰,以及那个时代的历史背景。

英国儿童文学家利丽安·史密斯曾说:“阅读历史和传记能够矫正短视的人生观。当孩子意识到自己生活的时代,只是从人类在这个地球上诞生之始到未知的将来这一漫长旅途上的一小段路程,就会产生了解其他时代、其他国度的生活的愿望。这样的阅读给予孩子内省的观点,帮助孩子学会鉴别只有一时价值的事物,学会全面的思考方法。”

阅读邹凡凡的“写给孩子的名人传”系列,我们得以打开一扇扇通往古今中外的知识之门,燃起一颗颗欲博古通今的求知之心。这样的相遇,若能发生在旭日初升的童年时光,该多让人激动啊!作家如此用心地往高难度挑战,创作出如此难能可贵的作品,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把这些杰作带到亲爱的孩子面前呢?

“人是所有文化、科学、艺术活动的发起者和载体,了解了这些天才大师们,实际上就是抓住了历史的节点。而我一直相信,对于这个世界,对于它的历史,了解得越多、越深入,便越能成为一个正直、宽容、善良的人,而少掉许多的无知、焦虑与狭隘,就如同站在山巅眺望远方,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无限坦荡。”

旅法儿童文学作家邹凡凡

**已获得本文作者授权转载

小学生读物分享

读《织梦人》

文/郭史光宏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副会长

这是一部想象奇妙的幻想小说。

当夜深人静、万籁俱寂,人们闭上双眼沉入梦乡,一群织梦人悄悄开始工作。他们在房子四处游走,触摸各种东西,搜集记忆碎片,甜蜜的、温馨的、感动的、温暖的……再将碎片编成一个又一个美梦,轻轻吹入人类心中。于是,睡梦中的人笑了,有了希望,有了力量。

万物有阴阳。当织梦人积极传授美梦之际,另一股黑暗力量也在蠢蠢欲动。它们狂躁嘶鸣,它们充满恶臭,它们带来噩梦,它们的名字叫殷险马。它们没有规则或条框的限制,它们享用最脆弱的人,毫无怜悯之心。而今,它们知道了那个男孩——约翰,已经把目标对准了他。

危机四伏的夜晚终于降临。织梦人小小与史瘦大做着最后一刻的努力,屋外成百上千的殷险马准备展开群攻。男孩约翰睡得正熟,对即将刮起的狂风暴雨一无所知。

这是一部探讨家暴的成长小说。

约翰是个八岁的小男孩。在父母还未离婚以前,他几乎天天忍受家庭暴力。妈妈是个烟枪,爸爸是个酒鬼。当爸爸喝得酩酊大醉而失去理智时,约翰就成了他的出气筒。约翰三岁的时候,爸爸甚至还强迫他吃狗粮。一直到去年,爸爸将约翰的胳膊弄至骨折,妈妈才铁下心来,结束了这段悲惨的婚姻。

带着满腔委屈与一肚子的抑郁,约翰被送到老奶奶的家,与家中的老人与狗开始了新生活。最初,他武装自己,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生人勿近的样子,拒绝一切善意,处处挑衅找碴。越是强悍的外表底下,往往包裹着越是脆弱的心。每个晚上,约翰总会在午夜梦回时哭泣泪流。

后来,因为老奶奶的温柔体贴,因为狗狗托比的真诚憨厚,因为织梦人的辛勤努力,也因为妈妈的改过自新,约翰总算一步步走出悲痛,开始面对内心的伤痕,开始接受他人的爱,开始试着对他人回应以爱。然而,这只不过是个开端,未来仍然荆棘处处,需要更多的勇气与力量。

家暴对一颗幼小心灵的创伤有多重?一颗受伤的心需多少力量才能走出阴霾?面对伤痕累累的生命,我们又该如何同理援助?跟着作者的脚步,走了一趟约翰的人生,我们是否若有所思、有所领悟?

这是一部呵护个性的教育小说。

除了男孩约翰的生命故事,织梦人的世界同样值得关注。范挑剔和史瘦大对小小的教导方式大相径庭,前者保守得不近人情,后者却又开放至允许违规。从莫爷爷的言行举止和小小的进步成长来看,作者明显倾向支持史瘦大的教导方式。尽管会带来危机,尽管是违反规则,好奇、善良、正义与个性还是更重要也更珍贵的。墨守成规,只会扼杀创造力,造就一摊死水。

幻想、成长、教育,从不同角度切入,能收获不同阅读体验。这就是好书的价值、阅读的魅力。第六期马来西亚全国班级读书会,期待学生们在老师的引领下,携手走进作品,共赴一程精彩难忘的深度阅读之旅。

“儿童文学不只是为了孩子而写的文学,不管对大人或是对孩子,都是有意义的文学作品。这些作品描绘着从‘孩子透彻的眼睛’所看到的宇宙,揭露出成人们意想不到的真实。”

日本心理治疗师河合隼雄

**已获得本文作者授权转载

小学生读物分享, 桥梁书分享

读《一百条裙子》

文/郭史光宏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副会长

随着“儿童文学里的教养智慧”成人读书会迈入第三期,我们开始共读美国经典儿童文学作品《一百条裙子》。这是一部初版于1944年的书,荣获1945年纽伯瑞儿童文学银奖(Newberry Honor)。一部近80年前的旧书,缘何流传至今?那个年代的人与事,是否仍值得阅读?这样的书,能带给今天的我们什么启发?

小说的主角是三个女孩:旺达、佩琪、玛蒂埃。旺达家境贫寒,个性沉默,时常被同学们作弄。与之相反,佩琪家境富裕,聪明漂亮,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之娇女。玛蒂埃则比较复杂,她是佩琪最好的朋友,同时有着与旺达相似的家庭背景。

一天,旺达突然声称自己有一百条裙子,样式各异,都挂在家里的衣柜里。没想到,这样的举动不仅没换来更多的善意与亲近,随之而来的却是同学们更多的戏谑与嘲讽。“你曾经说过你的衣柜里挂着多少条裙子来着?”“你说你有多少双鞋来着?”“你那一百条裙子听上去美——丽——极——了!”接下来的日子,“裙子游戏”在佩琪的推波助澜下迅速升温,嘲弄旺达成了大家的日常消遣。玛蒂埃则默默参与了整个过程。

后来,旺达开始缺席,一天,两天,三天……终于,班主任梅森老师捎来了一封旺达爸爸的信,宣告旺达转校的消息。佩琪和玛蒂埃这才如梦初醒,随即陷入深深的慌乱与自责。旺达为什么要转校?她口中那“一百条裙子”究竟是真是假?佩琪和玛蒂埃要如何回应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和内心的拷问?

欲知后事如何,且去找书来读,这边就不继续剧透了。

很明显,小说讲述了一个有关校园霸凌的故事。然而,难能可贵的是她并未陷入道德批判,而将眼光投向了少年儿童心灵成长的过程。从霸凌游戏开始,到旺达转校,再到佩琪和玛蒂埃通过各种方式弥补,小说中三位主角的内心都经历了复杂而深刻的思潮起伏。小说对于三人在过程中的成长进行了细腻而巧妙的描述,既准确地写出了成长路上无可避免的意外和伤痛,又智慧地将故事引向光明。

读了小说,有朋友从成人角度思考:我们可以如何介入,进而减低成长过程的伤害,甚至避免霸凌事件的发生?这样的思考当然是好事,成人也确实有可以介入的方式,具体可参阅许慧珊的文章《霸凌,界限,超贵汉堡》。然而,我们也得承认,儿童成长中许多关键时刻都发生在成人缺席的时空里。甚至可以说,很多时候,正是成人的缺席才造就了儿童成长的契机。

日本临床心理学家河合隼雄在《爱哭鬼小隼》中说:“孩子们总是在大人看不见的地方,‘以孩子的方式’干着坏事成长的。”在《孩子与学校》中说:“如果想培养孩子的自主性和个性,一定程度的危险是不可避免的。真正有价值而没有危险的事物,在这世界上并没有多少。”

河合先生将儿童的成长比喻为毛毛虫的化茧成蝶。要从毛毛虫成长为蝴蝶,必须经历“蛹”的阶段。这个时候,别说外人不知道蛹中正在发生着什么,甚至连当事人本身可能也不晓得自己正在经历着什么。过度关注以致焦躁地对蛹四处乱捅,只会干扰其成长,甚至使其夭折其中。

成长必然是艰辛的,不可能毫不费力,没理由风平浪静。要想更好地“守护”孩子成长,除了有情有爱、用心用力,还得具备智慧而通透的眼光,探索童年的秘密,辨别其中的为与不为。

“儿童文学并不仅仅是针对孩子的,无论对于大人还是对于孩子而言,它都是有意义的文学。它们作为描写以透彻的‘孩子的眼睛’所观察到的宇宙的作品,为大人们指出了一片意想不到的真实天空。”

日本临床心理学家河合隼雄

**已获得本文作者授权转载

小学生读物分享, 桥梁书分享

读《托尔斯泰故事集》

文/郭史光宏 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副会长

大作家写小故事——

说起大文豪列夫·托尔斯泰,大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无论是《战争与和平》或《复活》,都被公认为世界经典长篇小说。《安娜·卡列尼娜》那段有名的开场白更是家喻户晓,“幸福的家庭有同样的幸福,不幸的家庭则各有各的不幸。”

比较鲜为人知的是,除了留下几部流传千古的皇皇巨著,托尔斯泰还花费十几年时间,为孩子们写了好几百篇小故事,把它们编成了“语文启蒙读本”。眼前这册绘本,就精选了其中三篇:《跳水》《消防犬》《鲨鱼》。

伟大的成人文学经典作家,怀着一颗童心来到孩子面前,执笔写起儿童故事,会是怎样一番光景?是否依旧呼风唤雨?抑或终于水土不服?

托尔斯泰无疑是讲故事的高手。《战争与和平》,洋洋洒洒数百万字,百折千回,高潮迭起;《消防犬》,兢兢业业数百字,起承转合,余音绕梁。长篇巨著,要求的是作家的格局与耐力;短篇小品,挑战的是作家的才华与功力。如何在有限的篇幅中,讲述精彩,精彩讲述,让人回味无穷?

《鲨鱼》中,眼看鲨鱼距离两个男孩仅二十步之遥,炮手终于点燃了引火线:

“‘轰’的一声,炮声响起,我们看到炮手趴在大炮下,两手捂着脸。那一瞬间,浓重的烟雾遮住了我们的视线,谁也不知道鲨鱼和男孩怎么样了。

海面上的烟雾渐渐消散,周围开始有人低语,絮絮叨叨的声音越来越响,最终,大伙儿都欢呼了起来。”

写炮声、烟雾,写炮手、人们,写絮絮低语、高声欢呼,寥寥数笔,已让读者身临其境,一颗心仿佛悬于云霄飞车,心惊胆战。

《跳水》中,猴子拎着男孩的帽子,挑衅地爬到桅杆的顶端:

“猴子挺直身子,用一条后腿勾住绳索,把帽子挂在了最上面那根横木的末端,然后回到了桅杆顶上,它开心得哟,只管对着男孩挤眉弄眼。”

轻描淡写,那只调皮逗趣的猴子瞬即跃然纸上,似乎就在对着读者手舞足蹈,耀武扬威。

一流的成人文学作家,未必是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间中涉及儿童观和创作姿态。许多成人作家为孩子写作,总会忍不住居高临下,讲理说教,以致丢失最珍贵的故事趣味。托尔斯泰巧妙地避开了这个误区,原因无他,只因其一心一意讲故事的创作态度。

无论是《跳水》《消防犬》还是《鲨鱼》,完全没有一丝说教的意味。作家将所有力气与才华都倾注于故事之中,一心一意讲好每一个故事,带读者走进故事,将故事播种读者心灵。作家想说的一切,都已融于故事之中,故事说完了,功德也就圆满了。

不得不提,为这三个故事插图的,是俄国著名插画家米哈伊尔·贝齐科夫。贝齐科夫曾进入“IBBY世界最好插画家”荣誉列表,获俄罗斯艺术科学院荣誉证书与圣彼得堡政府颁发的文学艺术奖。

配合托尔斯泰的故事,贝齐科夫插了二十多幅精致与个性兼具的图。辽阔的大海、磅礴的船只、复杂的人们……故事的张力在插图的推波助澜下获得最大程度的扩张。精彩的故事,精致的插图,成就的是一段难忘的阅读享受。

“它们(按:给儿童写的故事)中间的每则故事我都加工、修改、润色多达十来次,它们在我的作品中所占的地位,是高于其他一切我所写的东西的。为孩子们服务,我感到很幸福。”

列夫·托尔斯泰